污草莓视频网站在线观看

污草莓视频网站在线观看 “令则啊,令则啊……!”

谷正蕃荡气回肠的叫声,让谷令则恨不得捂上耳朵。

可是耳朵在那里,怎么可能听不到,偏偏她想开门出去都不行,池溧阳没帮她解开穴道,房门的禁制她打不开。

灵墟宗众多弟子,看在谷令则的面上,虽然不会为难谷正蕃,可是不代表,他们能忍受,别人因为谷正蕃看灵墟的笑话。

在池溧阳的示意下,两个筑基修士,不动声色地朝谷正蕃使出筑基威压。

面对原本待他还算客气的灵墟宗人,现在这般,谷正蕃彻底慌了神。

“令则,令则啊,你不能不管我啊?我是你爹,你亲爹……”

亲爹,亲爹,亲爹就能逼得卢悦那般,亲爹就能逼得那么多兄弟姐妹一起死?

谷令则在房里,捂住自己的脸,一滴滴的泪水,顺着手缝,汇成一条小溪,很快湿了身上的衣服。

若没有血精石,卢悦的下场什么样,谷令则比什么都清楚。

就算逍遥全力救治,虚弱的身体,也至少要十年将养,错过那十年,她就错过了最佳筑基时间。

一步慢,步步慢……

清风妹子纯真迷人

“不是我……,不是我,我也是被逼的,真不是我啊……”

谷正蕃被逼到灵墟宗驻地外面,想向人群解释,可是个个来看笑话的人,脸上要么淡漠,要么讥讽的样子,他到底不敢把谷家拖得更深。

更何况,这里面,还有花散真人的事。

令则是她徒弟,他若是敢乱说。后果可能是他承受不起的。

两个面生的修士,一人踢起一块石头,击到谷正蕃身上,有他们带头,本着有便宜不占是傻蛋的心理,跟风的可不止一个两个。

毕竟灵墟宗天才少女的爹,平时。可轮不到他们打。今天机会难得,逮着一次是一次。

听到外面悲号得越来越远的声音,谷令则站在门前。脸上表情莫测。

“管妮,你安排了多少人,过来找谷正蕃麻烦?”

夏瑜远远看着谷正蕃的狼狈样,拐了拐管妮。

“谷正蕃这样的人。你以为我要安排多少人?”管妮冷笑,“我只是叫了两个人。不过,他们还没动手,就有人先动手了。我猜,我们只想教训他。却有人恨不得他死了。”

“啊?”

夏瑜有些吃惊,不过看看灵墟驻地还有谷家盘踞的地方,有些明了。

管妮嘴角微翘。眼中闪着笑意,“他现在还真不能死了。若不然,卢悦受了那么大罪,可就白受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怎么办呦?”管妮捏捏夏瑜的腮边,“你说卢悦为什么要去受刑?还不是她不能正大光明的打杀谷正蕃?现在她剔骨之刑也受了,若是不能亲自动手,那得多遗憾?”

“而且事后,灵墟和谷家也会把谷正蕃的死,正大光明的怪到卢悦身上。说她迫不急待,处心积虑……!”

夏瑜捂住嘴,“这……,不能吧,反正他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,就算卢悦真得杀了谷正蕃,也没人能说什么吧?”

“傻子,”管妮终于忍不住,敲了她的头,“你都知道,这里有花散的算计,花散那是什么人?谷令则的师父,谷令则是什么人?她和卢悦就算再没关系,也有点关系。”

“嗯!谷令则为人还算不错,这次在一线天,若不是遇到她,我早就没命了。”夏瑜摸摸被她打疼的地方,“她应该是看在卢悦的面上,才救我的。”

还有这种事,管妮紧蹙了眉头,“这件事,你知我知,不用告诉卢悦了。”

夏瑜知道脑子没他们反应快,从善如流,“也不知我师父和花散真人打得怎么样了?好想过去看看。”

话音刚落,时雨冷着脸已经回来了。

看她的样子,就知道没讨着好,夏瑜马上闭嘴。

师父和花散真人,都不知打过多少场,场场如此,她倒是没担心过,时雨真得受伤。

像她们这般,因为宗门,因为道魔,正常情况下,是不会真得拼命的。

“卢悦怎么样了?”

“回师父的话,我帮她点了梦甜香,应该睡得正熟。”

“那谷正蕃呢?管妮,这里的地头你熟,派人看住他,暂时不要让别人把他害死,”时雨面无表情,“留一口气就成,其他的等卢悦自己解决。”

“是!”

管妮很快退出去把命令发下。

自从七彩莲藕也被她用了之后,她就觉得这辈子,大概就是帮卢悦扛长活的命了。

谁知人家看到她,却是再也不理,就像没看到一般,这让她心里更没底。

管妮叹口气,怀疑自己是受虐的性格,若不然,卢悦既然不理她,她应该高兴才对,怎么会这么不安呢。

天迹渐明,等各高层谈好寿元果炼出来的寿元丹,只怕她就要长驻逍遥了。以后也不再是管家的管妮,而是逍遥的管妮了。

一声悠长的叹息还未叹出口,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。

卢悦站在门外,虽然面色还是苍白,精神上却好得不得了,对开门的管妮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“管妮姐,我能进去吗?”

总算来了!

“你都来了,还什么能进来吗?”

管妮心里虽然高兴,嘴巴可一点也没示弱。还有几天才到二月份,幸好这丫头连风帽都带得好好的。

卢悦笑着进去关门,“姐姐在此可习惯?”

“不习惯也要学着习惯,我还有退路吗?”管妮语甚落寞,“你不在房里好好养着,到我这来干什么?有话就直说,说完你从哪来,回哪去。”

卢悦拿起桌上的玉壶。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,轻抿一口,“真是好茶啊!”

“什么事吧,你说,我一定帮。”管妮翻个白眼,谁让自己就欠了她大情呢。

“姐姐即已是我逍遥弟子,那我以后。就喊你声师姐了。”卢悦不跟她客气,“我需要五样东西,想请姐姐帮我从管家商铺调。若是没有,还请无论如何,也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
“你要什么?”

“紫宵虫、竹腹虫、银梭虫、星星花、霜白草。”

肉里亲只需紫宵虫和星星花即可,多要的三样。却是卢悦要用身上毒草,配另一种毒物。

这五样东西。都是普通之物,管妮马上点头,“什么时候要?”

“自然是越快越好。”

不管是谷正蕃,还是谷家。都不是东西,她不让他们尝便痛苦,如何对得起上辈子的自己。

“你等着。我回去一趟,帮你拿。”

“这是灵石。”卢悦笑咪咪摸出一颗上品灵石,“你已经不是管家大小姐了,再怎么样,也不能让师姐你难做吧?”

管妮现在是穷了,也矫情不起来,拿过灵石,就冲了出去。

卢悦坐在她这里,慢悠悠地又倒了一杯茶,一点点轻抿着。

时雨真人在自己屋里,真是呆不住了,这臭丫头,醒来的第一件事,不是应该到她这来报备吗?

“卢悦,你给我过来。”

卢悦一愣,忙忙站起,到最东间时雨那,“师伯,弟子卢悦多谢师伯昨日相助。”

“坐吧!现在身上如何了?”时雨虽然有一肚子话要问她,却还是先关心她身体,“有什么不对,不要硬撑着,师伯已经帮你请崇遥真人炼融合骨肉的天灵丹。”

“多谢师伯,”卢悦感激,“我早就预料到他们会对我出手,所以从梅枝师伯那弄过一颗天灵丹,昨天睡前已经服过,现在除了精血没完全回复外,其他的早好了。”

时雨那个气啊,搞了半天,她是白担了半天心,甚至因为她,还跟花散干了一架。

“天灵丹没那么神,这段时间不准用灵力,要不然,骨肉结合不好,以后有得你罪受。”

“嗯嗯!我保证不用灵力。”

卢悦笑咪咪,反正最大的障碍已经消了,谷家和谷正蕃在那里,又逃不掉。

“谷正蕃最近的日子不会好过,花散已经放弃他了,谷家为了漂白自身,只怕也不会再管他。”时雨真是怕了卢悦,生怕她不管自己身体,去找谷正蕃报仇。

卢悦一呆,“谷令则也不管吗?”

谷令则不可能不管她爹的吧?

“哼!花散其人,表面温柔大方,其实凉薄得可怕!对她有用的,她会悉心维护,对她无用的,像谷正蕃这样,只能靠着谷令则才能翻身的人,她是不会再给他机会,去吸谷令则的血。”

时雨真人脸上复杂,“若我所猜不错的话,谷令则昨天被她扔下台,应该就被软禁了起来。”

“师伯……,灵墟宗很喜欢软禁人吗?叶晨阳因为洒水国的事,就被他师父,整整软禁了三年。”

卢悦瞬间再也不喜灵墟宗的人。

“谷令则跟叶晨阳不一样。”时雨懒得管卢悦的小心思,帮她正确分析,“她是花散唯一的徒弟,之所以把她软禁起来,其实是为了她好。谷正蕃那样的人,若不是看在谷令则面上,早在洒水国丢了的时候,就被灵墟宗处以极刑了。”

“现在谷家又因为他,在天下人面前,偷鸡不成蚀把米,花散再也不会给那样的人,一天到晚的,去扯她徒弟的后腿。”

都是凉薄得可怕!

上辈子如是,这辈子也如是。

卢悦微垂眼睑,上辈子谷令则对她不管不问,不知道这辈子,她会不会再在她师父的安排下,顺势对她的亲爹不管不问呢?

时雨在她微垂的目光看,还是看到了某些不对,这丫头原本黑亮的眼睛,好像蕴染上黑气一般!

“……你跟师伯说说,到底打算怎么对付谷家?”

卢悦眨了两下眼睛,再抬头时,已然回复平静,“我原想着,他们不找我,我也不找他们,可他们自己作死,我自然也不会再拦着。”

“师伯,谷正蕃既然已被灵墟宗和谷家连手放弃,他的日子一定不好过,我想留他一口气,让他天天在希望和失望间徘徊。”

时雨发现,她真得没再把谷正蕃当爹,也许昨天在广场上,那份软弱只是她的错觉。

“至于谷家,”卢悦面容恬静,“请师伯,找人在黑市上放话,说我要拿钱买谷家十个筑基,百个炼气修士的性命。我要他们,也时时活在惊恐之中,连门也不敢出。”

熬不死他们……

时雨面皮抽抽,谷家只是个中下小世家,一旦少了十个筑基,百个炼气,就算有谷令则撑着,有谷家两个结丹修士撑着,也会沦落到小世家里。

谷春风和谷春江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,更何况,还有个谷令则,因为她,只怕最后花散还会涉入进来。

“你是想吓唬他们,还是真有此有打算?你从一线天出,据管妮说,除了寿元果,可没其他的了,谁会相信你有付钱的能力?”

“这就要靠师伯了,我是残剑峰须磨真人的关门弟子,有人这般差点把我逼死,逍遥若是什么都不做,不是太次了吗?”

时雨瞪眼,居然把宗门都算计上了,“你当时忍着疼,是不是就在算计着,怎么把那亏,让谷家和谷正蕃尝个够?”

“若不然……,我不是太亏了?”卢悦微笑,剔骨丹是一时之痛,她要让谷春风和谷春江,慢慢尝受钝刀子割肉的滋味。

时雨心情复杂,身边的孩子太纯善了,她着急。

可是像卢悦这样,不惜以死,算计自己的家族还有亲父,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毕竟当年之事,谷正蕃确实不知情。不管是他,还是谷家,若早知道卢悦灵根资质如此之好,又怎么会漠不关心?只怕花散也会像宝贝谷令则一般,宝贝卢悦,毕竟她们两个可是双生之体。

“卢悦,这件事,师伯会帮你做。可是师伯还是要说,有些事,时也,命也,运也……!你放不下,煎熬的不止是他们,也有你自己。有时,放过别人,就是放过自己……!”

时雨万分纠结的表情,让卢悦眼中水光凝聚。

她眨了好几次眼,才把那份东西给压下去。

明明她都剔还血脉了,让师伯按着规矩放个话,师伯还这样说她。若是还没剔还血脉,她这样说,是不是就是大逆不道?

“……师伯,若我灵根资质差,凭谷正蕃的性情,我就跟他扔在洒水国的那些人一样,已经死了。”

卢悦吸吸鼻子,“月蚀门唐家子弟,有跟炼魂宗修士合作,或许,我连转世都做不到……,我凭什么不能恨他们?花散提议,让我剔还血脉,谷家和谷正蕃,有一丁点的犹豫吗?您看他们的性情,是看到四枚寿元果,能把我放在眼里的人吗?”

“他们这般对我,让我如何放过?”(未完待续)

ps:万分感谢许觅芊的平安符,天麻虫草花的打赏,瓜瓜大魔王的月票,谢谢一直的支持!谢稿!!